十分PK拾平台-十分PK拾-平潭新闻网
点击关闭

人民政府-但「长期以来中国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愿望」是压倒性的-平潭新闻网

  • 时间:

体操冠军偷窃入狱

中國做到這些成就是一回事,被國際社會承認為成就,又是另一回事。在過去的70年中,中國一直受到來自西方的、不涉及雙邊關係的許多不請自來而且大多是毫無根據的批評。其中一部分已經變成慣常的「抨擊中國」。這些評論員認為,他們較中國人優秀,對中國和中國的過去知得更多。恕我直言,我這個算是對西方有丁點了解的人,這些年來,也一直弄不明白為何西方人總是養成對其他國家隨便開口的習慣,好像他們已經妥善處理好自己國家的問題。

讓我們回到香港的民主安排。我們可以有一個不涉及北京的程序,而該程序將產生一個具有類似於其他市長權力的行政長官。或者,我們可以根據《基本法》中規定的程序,賦予香港高度自治權,而北京則在產生行政長官過程中具有一定角色。如果我們貪圖兩者兼得,即在未經北京批准的情況下普選產生行政長官,或者在否定北京不任命權的情況下選舉產生行政長官,這就等同分離運動。2014年的雨傘運動正正是要求這一點。現在,黑衣運動的五大訴求中的最後一個訴求,是一個翻版。

見證祖國發展歷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並不容易。深圳是我第一個踏足大陸的地方。那是改革開始的前一年─-1977年,那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28年。當時深圳沒有汽車,人口大約為二萬,今天的深圳是大陸人均GDP最高的城市。那次我從香港帶了一袋麵包作為午餐,因為我沒有糧票。1978年後的多年,我經常去深圳講課。

下午好。感謝大家的邀請。我在英國留學時,在書店遇到這本書《大國之間的主要條約1814-1914》。這是一部中國屈辱史。我在香港唸中學時,已經接觸了其中一些條約,但從未閱讀全文。因此,我決定買下這本書,花了我在一家中國人開的炸魚薯條店做大約六小時兼職的工資。

圖:梁振英日前出席外國記者會午餐會發表演講,呼籲各方實事求是地看中國

在政治方面,也有許多值得注意的成就,最近的一次是10月份共產黨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的決定。在之前的一個月,中國舉行了政協成立70周年的第一次中央會議。習主席在會上強調「人民政協作為實施新型政黨制度的主要政治和組織機構的作用……」西方媒體較少報道中國許多重大政治發展的重要內涵,部分原因是缺少英文文本。過去幾年,在加強和改進人民政治協商工作方面也下了不少功夫。中國實行的多黨制,是非對抗性的和非全民投票式的制度。政協是協商和凝聚共識的專門機構。政協的全國委員會成員中有60%不是共產黨員。政協定期舉行小組會議,深入討論諸如環境、共享經濟、醫療保健和消除貧困等議題。政協成員、外部專家、持份者以及高級官員參加會議。會議沒有搶奪眼球的動作,沒有「拉布」或激烈的爭論,沒有戲劇化的看點,但它能找到大多數人都能接受的解決問題並且向前推進的辦法。

世界沒有看到香港的真相大家對香港擁有高度自治權,耳熟能詳。在《基本法》的160條條文中,香港擁有很多高度的而不是全部的自治權,中央,不僅僅是中央政府,在其中保留了未賦予香港的權力。例如,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保留「批准」任何修改行政長官選舉辦法的權力。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例子,本身也是一個要點。陳方安生在2014年7月2日在外國記者會這裏致辭時說,「北京搬(普選)龍門」是明顯錯誤的。根據紀錄,她當時說:「如果你看《基本法》附件一,附件一表示如果需要在2017年或當年寫的2007年(即2007年之後)修改行政長官的選舉辦法,則必須獲得三分之二的立法會議員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向全國人大備案。請注意是『備案』,沒有提及我們必須徵求中央政府的批准。」現在讓我讀出《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段的規定,「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成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我對陳方安生為何在演講中刪除「批准」一詞,以指責北京「搬龍門」,以及當日的聽眾為何不糾正,感到非常困惑。當然,香港很多人都被誤導。

歷史是一條線,而不是零散的點。我為大家說了一條相當長的線,但仍只是中國現代史的一小部分,為的是兩個目的,首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的背景,其次要提醒我們,中國及中國人民是如何看待過去及未來。我們希望能夠專注於國家的進步,我們不需要報復。但是我經常想:如果這本書中的條約從未強行闖入中國歷史,情況又會怎麼樣?

中國按照「一國兩制」原則和平收回香港及澳門,容許兩地人民保持生活方式不變並且保護外國投資者,是一項傑出成就,但這成就現在正在被扭曲——中國被視為違反承諾及威脅居民的自由和權利。

《聯合聲明》並不保證「自決」。至於民主,《聯合聲明》說:「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因此,即使我們進行協商而不是選舉產生行政長官,也不會違反《聯合聲明》。我們可以相信,英國當時不是閉着眼睛簽署《聯合聲明》。香港民主派人士及其西方盟友的愚不可及,使協商的可能性更大。

香港有非常特殊的政治架構和同樣特殊的選舉程序。香港的民主派人士常想仿效其他國家的模式,而沒有考慮到香港不是一個國家。如果我們想尋找可比較的,我們應該和其他城市比較,例如倫敦、紐約、巴黎或東京。這些城市有普選,其中央或聯邦政府不負責任命選舉產生的市長,但是與香港行政長官相比,這些選舉產生的市長的權力非常有限。我敢肯定,如果香港行政長官的權力只有與上述市長一般而有限的權力,北京將立即給香港開綠燈,在沒有其參與的情況下進行普選。實際上,無論以哪種方式產生行政長官,根據《基本法》,北京在產生行政長官過程中,都具有一定角色。原因很簡單,香港行政長官必須通過中央政府的任命,才擁有中央政府的額外授權,才可以擁有高於任何一個西方國家市長的高度自治權。

一些民主派人士一直在試圖迫使北京就範,他們當中的激進分子想向北京叫陣,令北京的反應被外界視作「一國兩制」的失敗。

中國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房地產市場,吸引了許多外國投資和全球所有主要的顧問公司。賣地收入已成為政府收入的主要來源,房地產已成為個人、家庭和企業的主要資產。我們經常忽略了一個事實,所有這些變化都在過去短短的31年內發生。當我在1980年代開始擔任上海市政府的義務顧問,並在1988年幫助起草了第一份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出讓文件時,沒有人預期這項新的改革能站穩腳步並迅速擴至全國。同年開始的住房改革同樣有重要影響和深遠意義,現在大陸的房屋自住比率比香港還要高,人均住房面積是香港的兩倍。人們無法想像這些變化如何和社會主義的土地權屬切合!答案是我們以典型的中國人務實的方式做到了。

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於1949年,那年我姐姐出生。至於我,我出生於1954年,是甲午年,上一個甲午是1894年,因與日本的戰爭而廣為人知,因為戰敗,中國簽署了《馬關條約》,失去台灣。我的家人很典型──每個成員都和中國歷史事件帶上個關係。我們這一代毋須別人告訴我們如何做個中國人。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中國已從外國侵略、屈辱、外國瓜分、饑荒、貧困和「竹幕」時代中走過漫長的道路,大家應該實事求是地看中國。今天的中國是自信的、開放的、快速變化的,並且正在與世界融合。它也是一個遼闊和擁有深厚文化和傳統的國家。我對中國人的身份感到驕傲,對有機會服務國家感到榮幸。我邀請大家親身去走訪和體驗,高鐵九龍站距離我們這會所只有不到半小時的車程。

謝謝大家。

在大西洋彼岸,2019年11月17日,英國的西敏寺香港之友聯合主席,本內特女男爵(Baroness Bennett)也幫腔。她說:「行政長官控制了致命武器,並以此來對付要求落實《聯合聲明》內保證的民主和自決權利的示威者。」

施耐德會長,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1978年,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立29年,國家啟動了改革開放。至今,中華人民共和國70年的歷史是由29年的計劃經濟和41年的市場經濟所組成。現在,許多中年人都沒有親身經歷過計劃經濟和糧票。今天,中國已進行了數之不盡的改革,我個人最感興奮的是1988年的土地使用制度和住房改革。

我在1984年至1997年間與中央和其他官員的無數次會晤中,有一件事是非常清楚的。香港的回歸不僅僅是收復一千平方公里的領土,而是一個多世紀以來的屈辱的終結。《基本法》的序言在第一段中就是這樣寫的:「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1840年鴉片戰爭後被英國佔領。1984年12月19日,中英兩國政府簽署了《香港問題聯合聲明》,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於1997年7月1日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從而實現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當時上海等城市負擔了國家開支的大部分,但當《基本法》草案在這些城市作諮詢時,儘管內裏有豁免香港向中央政府繳稅的條文,但這些城市仍然毫無保留地贊同該草案。香港在很多方面對中國都是有用的,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是壓倒性的。過去在香港外國記者會作演講的嘉賓,應該反思這一點。

他在另一封信中說:「如果你不了解某些事情,那就不要加入。」

一位居住在香港的美國人最近寫信給他的國會議員,我引用他其中一封信的話:「世界沒有看到香港的真相,而你只是在延續謊言。世界只看到由一個國家創造的半真相的外表,其唯一意圖是破壞另一個國家,以期制止該國在世界舞台上的持續崛起。從那些希望摧毀其父母的人的眼中,世界看到了香港事件的單一觀點,唯一可能的結果是完全犧牲了孩子。」

1979年,我從北京坐長途火車到山西。窗外的景象令人不快:灰暗、貧瘠和令人沮喪。可能只是我的想像,但我以為我看到了戰爭和政治動盪後的疤痕。

在這些問題上,西方國家將香港視為中國的代表,也是一個攻擊中國的軟目標。西方人將香港納入新疆、西藏一列。西方人一直在告訴中國「一國兩制」下的民主、自由和人權應是什麼。不知何故,這些評論員從來沒有以同樣標準來評論亞洲其他地方的同樣問題,這是否因為其他地方並不屬於中國?

這家店的老闆李先生來自廣東中山。中國人喜歡問對方的不是他們的出生地,而是問他們的祖籍,廣東話是「鄉下喺邊度?」普通話是「老家在哪裏?」對我來說,老家是山東省威海衛,一個接近山東半島尖端,清朝海軍基地旁的小鎮。我父母十幾歲時從威海衛來到香港,父親當警察,我們住在警隊已婚宿舍,距我們單位五個門住的是另一家山東警察,在政治部工作。

土地銷售收入可觀,地方政府得以重建城市和鄉村。我的父母十幾歲時因糧食不足而離開了的威海衛,如今已是一個非常宜居的海濱城市。我驕傲地邀請大家訪問我的老家。也許《Country Life》雜誌可以開個威海版?

在中國未來的發展和願景中有很多議題,在共產黨內部、人民政協和群眾中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討論,涵蓋了深化改革開放、扶貧滅貧、科技發展到國有企業和私營企業各自角色等。西方的中國觀察家需要追趕上中國的發展。我本人也有一些願望,其中一個是有更多其他國家的青年人能夠過來體驗中國,自己形成對中國的看法。

【編者按】: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11月28日在香港外國記者會發表題為《中國的成就及其未來展望》的演講。他在演講中指出,過去70年中,中國一直受到來自西方的、不涉及雙邊關係的許多不請自來且大多是毫無根據的批評。在一些問題上,西方國家把香港視為一個攻擊中國的軟目標,並試圖告訴中國「一國兩制」下的民主、自由和人權應是什麼,但世界沒有看到香港的真相。梁振英強調,今天的中國是自信的、開放的和快速變化的,而且正在與世界融合,各方應實事求是地看中國,親身走訪和體驗中國。以下為梁振英演講全文:

這些條約簽訂之後不久,清朝於1911年結束,我父親就在那年出生。之後的國民政府只持續了38年。我非常敬佩的母親出生於民初,但她出生後家鄉仍然流行「紮腳」。國民政府派員試圖勸止這種殘酷的做法,卻被當地人趕走,大多數人都主張保留這古老的習俗。因此,母親在清朝結束後15年開始被「紮腳」。當時大多數人的意願都是錯的,而且錯得厲害。

回歸前與回歸後的香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中間點,即1984年,中國和英國簽署了《聯合聲明》。這是歷史性的──朝着完全統一中國的目標邁出的第一步。

威海衛與華人警察的淵源前面說的那本書中有兩個條約提到威海衛,第一條是1895年與日本簽訂的《馬關條約》,根據該條約,日本被允許臨時佔領威海衛,「以確保(清廷)忠實履行該條約的規定……」其中包括二億両的戰爭賠款。第二條是1898年7月1日(即在香港新界開始「租借」給英國的那一天)簽署的「訂租威海衛專條」。英國人當時實在動作不少。

陳方安生並非唯一例子。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在2019年11月21日的法案通過會議上說:「毫無疑問,中國已不再遵守對香港享有完全自治的諾言。多年來,全世界越來越看清香港人民被剝奪了完全的自治權,其自由正被殘酷地鎮壓。」就在上個月,即10月15日,她在眾議院講話時,她還說:「1984年,在英國將香港移交給中國之前,中國政府在《聯合聲明》中承諾給香港實行高度自治……」在五個星期內,她搬了龍門——高度自治權變成完全自治權,中國因而「破壞承諾」而需要負責。

採取「一國兩制」的原則統一中國,絕對不是權宜之計。確實,在四中全會的決定中,「一國兩制」被視為中國的制度性優勢之一。因此,我並不認為,也看不到有需要在2047年後放棄「一國兩制」,前提是民主派人士及其西方支持者不破壞這一原則。我們應該注意到香港已經被允許把土地年期超越2047年,今年賣的土地的年期將在2069年屆滿。

過去70年來的成就非常豐富多樣。我不想用GDP增長數據,反而我將指出人與人之間交往的變化。今天的中國更加開放,雙向地開放。2018年,中國大陸有7125萬人到外國旅遊,是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同年,有66萬名中國大陸學生在海外學習。這些數字的含義當然不僅僅是為旅遊和教育部門帶來收入。同時自1963年以來,中國外派醫療隊為71個國家的2.8億患者提供了治療。

今日关键词:200亩萝卜被拔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