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音质疑后援会高层是否是借助粉丝集资揽财-新闻当事人-台湾新闻直播
点击关闭

口罩公益-有声音质疑后援会高层是否是借助粉丝集资揽财-台湾新闻直播

  • 时间:

火神山10天10夜

一月二十日,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公布新增新型肺炎病例數據,武漢市確診患者從六十二人一躍為一百九十八人;當晚九時半,中央電視台《新聞1+1》欄目採訪了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SARS專家鍾南山,明確了新型肺炎病毒可以人傳人的事實。一場抗疫戰就此開始。

如此看來,粉絲公益可謂既具備競爭市場的特點,同時龐大的群體基數和個別KOL的力量,令其擁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力,正在成為內地慈善行業的重要補充力量。

第二天上午,二十萬個口罩、九萬片酒精消毒片、二千瓶洗手液全部通過物流公司發出,同時應援站還在武漢周邊地區採購口罩十萬個,在當晚七點半之前,所有物資全部投放到湖北地區,由湖北慈善總會、湖北希望工程等單位統籌發放。

R1SE成員焉栩嘉的全球後援會在二十四小時內聯繫數個渠道,通過官方及公益組織順利與武漢對接,經過經銷商連夜趕赴廠商,確保物資順利發出,為武漢提供十萬個口罩;TFBOYS成員王源的「粉絲聯合應援博」則直接聯繫醫院,確保物資能及時到達指定醫院,其中第二批的物資捐贈前,他們還提前聯繫了湖北省各個醫院,確定需求,最終決定將採購到的物資捐贈到湖北省偏遠地區的醫院,包括黃梅縣、安陸市、大冶市、浠水縣等,極好的補足了紅十字會、湖北慈善總會等大型慈善機構的細節工作。

二十二個小時之後,朱一龍公益應援個站(下稱:應援站)宣布與能量中國管委會(由中國發展網、婦聯、外宣辦、共青團等單位共建的正能量傳播平台)、上海聯勸公益基金會、湖北慈善總會、湖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湖北希望工程)、武漢市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武漢希望工程)、襄陽市團委、共青團江漢區委等單位達成合作,計劃向城市工作人員、遊客等免費發放二十萬個口罩和二十萬份一次性消毒棉片,並在火車站等公共場合放置洗手液約一千瓶。

圖:快速靈活 馳援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下稱:新型肺炎)疫情爆發牽動人心,社會各界的救助一呼百應,公益組織的角色頗為突出。流量明星的粉絲組織貢獻的力量令人矚目。在前線醫護人員緊缺口罩等防護用品的情況下,後援會們通過籌款,聯繫廠家,對接湖北各醫療單位,僅口罩就捐贈超過百萬個。以高效率、高質量、高透明度、低成本的特點,給參與疫情防控戰的醫護人員們予以強大支持。

架構清晰執行力高如果流量粉絲團龐大的人數和強大的向心力,使得粉絲公益具備極高的執行效率和完成質量,那麼粉絲團本身的架構和各大粉絲團之間的競爭,則在推動效率之外,令粉絲公益更加透明、可信。

46小時完成公益行動一月二十一日凌晨,籍貫武漢的人氣男演員朱一龍轉發一位自稱一線醫生的粉絲的微博,為其打氣道:「加油,辛苦了,一定保護好自己!才能幫助更多的人。」

經驗豐富各顯神通粉絲團的成員出於對偶像的愛而聚集在一起,以這份愛為出發點,各盡所能、竭盡全力的以偶像的名義做公益,實現自我價值與偶像名譽的雙贏。根據鄧倫粉絲丸子醬介紹,頂級流量明星的後援會中,不乏財力雄厚、人脈廣泛的成員。這些成員出於對偶像的愛,完全「用愛發電」,貢獻資金、物資、人脈關係。為了各種應援活動,後援會常年和工廠對接以製作特典娃娃等物品,在物資生產與發放上經驗豐富。

從央視官方公布新型肺炎「可以人傳人」,到應援站宣布落實完成公益行動,只用了四十六個小時。

這就是粉絲公益。之後,周震南、歐陽娜娜、王源、劉憲華(Exo-Henry)、鄧倫、王一博、楊冪、楊超越等流量明星的粉絲團先後發聲,在市面上幾乎買不到口罩的時候,後援會們僅口罩就共計捐贈超過百萬個,其中包括逾五萬個N95/KN95級別口罩。

當晚十點十二分,應援站公布籌款網址。二十四分鐘後,籌款工作完成。計10508人次捐款,共募捐178萬餘元人民幣。

我們看到在這次疫情中,各大粉絲會的捐贈明細不僅透明,且十分詳實。粉絲集資通常通過網絡直接進行,每一筆都清清楚楚。粉絲會在捐贈完成後,會就相關信息對外公示。公示內容包括捐款總額、款項捐贈的收據,購買物資的單價、數量、總額,物資發出的時間、抵達醫院等地的時間,以及醫院等單位的收據等,事無巨細。其運作的透明度和成熟度,恐怕要令很多大名鼎鼎的慈善機構都慚愧。畢竟,除了內部的監督外,不同粉絲會之間的競爭關係,令其彼此之間互相糾察,誰要是敢有貓膩,分分鐘把你送上熱搜,給你的偶像蒙羞,令你的後援會在粉絲圈中抬不起頭。

以鄧倫全球後援會為例,其組織結構包括管理層和工作組兩個部分,「工作組的成員往往能在一個崗位上坐很久;管理層的變動就比較多。」丸子醬說。此前鄧倫全球後援會在鄧倫所主演的電視劇《我的真朋友》殺青應援活動中,通過後援會成員,集資九萬,最後卻買來一桌子的燒餅,成為粉絲圈裏其他明星粉絲們的笑柄與攻訐目標,引發鄧倫粉絲的極大不滿。有聲音質疑後援會高層是否是藉助粉絲集資攬財,事件最終導致鄧倫全球後援會管理層集體引咎辭職。「後援會內部是非常民主的,成員們有任何不滿都可以說,還可以給藝人的公司、工作室寫信,還可以線下抗議。」丸子醬講道。

在這次疫情中,由於社會各界捐贈的物資數量過於龐大,很多慈善組織、公益基金會在物資的發放上比較遲緩,尤其是湖北省紅十字會,出現了人手不夠、物資積壓在倉庫、難以及時發放到各大醫院的情況。而小巧靈活的各大粉絲後援會,也在這時展現出了他們的優勢。

舉例為證。鄧倫公益組通過馬來西亞途徑,找到一批符合國家標準的一次性醫用外科口罩一萬個,以總價4150元(人民幣,下同)的價格,從馬來西亞清關運輸到武漢;金泰亨的後援團「Baidu金泰亨吧」直接找到兩家符合國家醫用生產標準的廠家,以0.7元/個的單價,購得五萬個YY0469-2011標準的醫用外科口罩,又以1.5元/個的單價,購進KN95口罩兩萬個。再對比其他公益組織的捐款公示中動輒20元一個的口罩,粉絲公益在成本方面的優勢可謂十分明顯。醫療物資缺口過大,加之市面防護用品價格狂飆,國家出面調配直接徵用,許多防護用品在民間成為有市無價的稀罕物。如此情況下,後援會們快速做出反應:有的繼續聯繫口罩廠家,在優先國家供給的前提下,拿到一萬個口罩;有的開始全球採購,從泰國、韓國、歐洲等地尋找貨源;王一博的粉絲改捐防疫面罩(500套)及替換濾芯(7000對);肖戰全球後援會籌集126.8萬元善款,交予湖北省紅十字會基金管理。除口罩外,易烊千璽的粉絲還拿到3400人份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試劑盒,在深圳慈善會的幫助下送至武漢市中心醫院檢驗科。頗有點「各顯神通」的意思。

今日关键词:魔术师致敬科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