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直播多伦-刘建军并不担心群众通过看直播掌握他的行程-安平新闻

  • 时间:

房贷利率不下降

視頻中,一名光頭男子面對鏡頭興奮地說:「建軍,我到家了,你還追呢?認識這車嗎?開回來了,寶貝。」

半年來,劉建軍利用下鄉或業餘時間,帶頭搞網絡直播,宣傳多倫美景和特色,突襲夜市,查酒駕,視察蔬菜地……他嘗試走網絡民眾路線。

被短視頻改變的多倫人通過短視頻改善生意狀況、增加收入,已經在多倫縣有好些成功案例。90后女孩楊麗麗北漂三年,學習了麥秸畫製作技藝,以家鄉莜麥秸干為原料作畫,變廢為寶。2018年2月,她回到家鄉成立工作室。創業初期,沒有顧客,通過直播,在網絡上銷售成了她能找到的,低成本又可行的辦法。楊麗麗創作的時候會把手機支好,用快手給觀眾直播創作麥秸畫的過程,一開始師傅看她做直播就唉聲嘆氣,認為這個徒弟不能安心創作,後來越來越多的訂單來自直播間的觀眾,楊麗麗的師傅也不再反對,老一輩人沒想過用這樣的方式推廣非物質文化遺產,看到效果后,也慢慢認同。

「好酒也怕巷子深」。怎麼把多倫宣傳出去?傳統的三大件—報紙、電台、電視台,投入大、受眾面小。2018年,曾有一個影視公司來到多倫,想說服縣裡請他們拍攝宣傳片,製作費用合理,但劉建軍最終還是拒絕了。因為縣裡面臨的問題不是宣傳片如何拍,而是如何宣傳、在哪宣傳、怎樣讓更多的人看到。

走入短视频

「我無意成為網紅,但是粉絲增加,成了所謂的網紅,我也不介意,讓越來越多的人了解多倫,這有啥不好?」相對於其他新媒體平台,劉建軍現在用快手較多,他說這些平台無所謂好與壞,就像電視機,看什麼節目,完全是自己的選擇。如果有天粉絲數量到了幾十萬,那時候宣傳多倫,讓老鄉的產品走出去就不是問題。「一花獨秀不是春。」劉建軍的夢想是,多倫儘快湧現出大量網紅,形成自己的宣傳優勢。

「發生了什麼事,上了熱搜,你還不知道,這說不過去。」劉建軍考慮公務員的業務繁重,並未要求每個幹部都開直播,但是基本的要求是了解使用新媒體,了解民情,掌握所屬業務,不要什麼都問秘書。

多倫縣政府東側,早晨是早市,晚上成了熱鬧的夜市,夏季不下雨的時候,每晚約兩三千人在夜市做小生意、吃宵夜。這裏的商戶害怕縣長直播,又期待縣長能在攤位前多待一待。萬一縣長搞突擊衛生檢查,攤前環境髒亂差的商家就會被直播出去,被數千人看到,還會被扣分。「扣分不是目的,最終還是倡導大家養成良好的習慣,共同維護乾淨整潔文明的市場環境」。商戶中不少人又希望縣長能多播一會兒,因為好幾個攤位之前生意平平,縣長幫他們一宣傳,當天就賣了不少東西。

劉建軍也時常直播查酒駕,尤其在周末的晚上,他說直播查衛生、查酒駕的目的,是讓大家遵守規則。劉建軍並不擔心群眾通過看直播掌握他的行程,他和同事更希望路上看不到酒駕的司機。

「冒充縣長一兩次可能還行,不能天天冒充縣長,還不怕被封號。」劉建軍說不少外地粉絲最初看他的直播是好奇他到底是不是縣長。

直播前,由村長在村裡的微信群發佈預告,讓有需求的鄉親注意收看。年輕的農民可以通過新媒體學習農業技術,可是上年紀的人難以學習手機軟件的使用,劉建軍建議孫校長抓緊培養一批村裡的技術骨幹,讓他們自己也錄製視頻和開直播。

這樣的組合看似違和,但走進劉建軍的故事,卻能看到這其中必然的內在聯繫。

政務直播間是打造公開透明政府的重要一步,能夠幫助大家了解民情,改善政務水平。政務直播間也得到錫林郭勒盟領導的支持,當做試驗田。大家都沒有做直播的經驗,摸着石頭過河。「誰也沒這麼搞過,縣裡的各個領導沒經驗,但是總要去試一試,輿論陣地我們不去主動佔領,就會讓給別人」。

他算了一筆賬,全縣11萬人,如果有3萬人用新媒體,每人每天發一條短視頻,每條短視頻有10人觀看,那就有30萬人了解了多倫。實際上,一個網紅的瀏覽量不止這些。他說,那個時候,他就好好睡覺了。除了直播,現在劉建軍每天要花好幾個小時在各個平台上回復網友,很多多倫居民有他的微信,雙方的互動無形中佔用他的私人時間。但是眼下,用新媒體平台改善政務、宣傳多倫才剛剛開了一個頭。他不能停下來,要帶個好頭,他盼着過幾年,等大家都有了各自的粉絲,多倫就會被更多網友熟知。

7月中考後,成績靠後的學生無法就讀高中,只能選擇職業中學,家長們對此難以接受。在縣長直播時,不斷詢問,劉建軍通過直播給大家解釋政策,與家長互動交流,大家充分表達觀點,最終,得到了家長的理解。

這時候,有盟里領導建議,可以用新媒體平台嘗試搞搞宣傳。他研究了一段時間,看到外地有村官用直播賣貨,多倫本地的網紅也有一些通過直播改變了生活的。於是他琢磨着自己也拍些短視頻。一開始收效甚微,後來開了直播,卻因縣長的身份遭人懷疑與誤解,好在他堅持每天直播,將觀眾人數慢慢積累起來,有了人氣。

6月底、7月初是多倫農業的關鍵季節,碰巧今年雨水多,氣候比往年複雜,老鄉們找到縣裡,希望多倫農業廣播電視學校(簡稱農廣校)的孫亞梅校長去蔬菜地看看,做病蟲害的防治。多倫縣境內人口11萬,縣城人口3萬,其餘人口分布在各個鄉鎮,孫校長找縣裡幫忙,看看怎麼把事情推廣開,劉建軍陪着她一起跑了兩天,僅探訪了幾十戶鄉親的蔬菜地,他覺得這個辦法效率太低下,合計了一下,改用直播和短視頻結合,錄製相關內容,然後縣裡再幫着宣傳,讓大家知道有這麼個事,隨時關注。

因為一條視頻火了。8月5日,網上一條視頻,把48歲的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多倫縣縣長劉建軍推向了風口浪尖。

「新媒體就是給每個人發了一個移動的電視台」,這句話被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多倫縣的縣長劉建軍常常提起。

他在快手上的直播一直堅持了下來。直播日常工作和下鄉情況,實拍調研過程和村民生活狀況。劉建軍在快手的周報顯示,他的每周直播時長,常常超過全國百分之九十九的用戶。通過直播,他察覺到這是一個直接了解社情民意的平台。他把這些想法融入政府工作報告,要求縣裡的幹部註冊快手賬號,嘗試走網絡群眾路線。

他是直播狂一個縣長,和直播走到了一起?直播時長還常擊敗全國99%的用戶。

直播問政,領導們都要來多倫縣的政務多媒體直播間自6月底開始了試運行,這是全國縣一級行政單位里難得的嘗試。開播的第一天是由劉建軍負責播的,和網友通過線上面對面溝通,宣講縣裡政策,解答群眾提問,之後各鄉鎮和政府部門主要領導都進行試播。雖然像統計局這樣的部門,工作與老百姓直接接觸少,難有互動,也出於統計工作嚴謹的考慮,局長只能照讀事先準備的材料,直播間里人不多,只有不到三十個人,但也有觀眾都表示認可。

面對挑釁,劉建軍用快手,曝光了光頭男叫囂視頻和破壞草原的違法視頻,同時多倫縣官方於8月6日發佈《關於嚴肅處理碾壓草原破壞生態環境的通告》。

通告稱,鑒於近期出現體驗草原深度穿越游車輛離開道路肆意碾壓草原,給草原生態環境造成破壞的實際,多倫縣人民政府將嚴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草原法》《內蒙古自治區基本草原保護條例》等法律法規,對肆意碾壓草原破壞生態環境的行為依法嚴肅處理。

8月8日下午,多倫草原綜合執法大隊給出消息稱,涉事車輛及相關參与人正在從北京趕往多倫的路上,並已配合調查。

機關里多年的工作經驗,讓劉建軍深刻體會到,群眾與政府存在着信息不對稱的情況,誤會大多也是基於如此,大家需要一個能經常面對面溝通的渠道。直播平台互動性較強,實時溝通,有的問題可以當場解決,有的可以告知解決渠道,效率比較高。

孫校長的快手賬號叫多倫農廣梅姐,是劉建軍幫着取的名字。下鄉時粉絲都叫她梅姐,這兩個月是她最忙的時候,有老鄉早上4、5點下到地里,一看到蔬菜長蟲,立即給她打電話求助,她難得睡幾個踏實覺。好在有新媒體平台,當天在地里發現的問題,可以通過快手,直觀的告訴鄉親們解決辦法。

縣長的直播日常「讓快手成為工作助手,發出我們的聲音」。作為48歲且工作繁重的中年人,劉建軍只能一點點了解各新媒體平台,他不僅有快手賬號,在別的平台也有,並且頻繁和網友互動,而不是默默潛水。

輪到城管局局長播的時候,負責的工作人員回憶,網民互動特別踴躍,老百姓會問與自己生活高度相關的問題,例如哪裡的垃圾清理不幹凈,廣場舞喇叭擾民等等,比平常直播時間延長了很久。從8月1日起,「新媒體問政」,正式開始。副縣長們也將輪流坐在手機前,面對群眾進行直播,講解各自分管的業務。

「楊麗麗在多倫本地的訂單很少,大部分來自網絡,去年銷售了三十多萬,還為貧困戶提供工作。」2019年5月,楊麗麗還作為本地網紅代表,參加了北京快手與內蒙錫林郭勒盟達成的戰略合作。劉建軍對這些網紅們的情況都有了解,平日也互相交流經驗。他說除了楊麗麗以外,多倫還有好幾位數萬到數十萬粉絲的網紅。多一些人帶頭,參与的人就會更多。

這不是劉建軍第一從跟短視頻打交道,實際早在數月前,劉建軍已經在快手收穫了2.8萬的粉絲。

劉建軍找人詢問過京津冀一些電視台廣告投放的費用,至少要幾百萬。縣裡財政不可能有這筆支出,而且收效難以判斷。如果宣傳片只在多倫縣或內蒙古自治區內的電視台投放,起不到太多招商或吸引遊客的作用。宣傳上的困境,讓他不得不去探索新路徑。

甚至,建立機關單位直播體系成為縣裡政府工作報告的內容。他在直播中展開問政,宣講縣裡政策,解答群眾提問,要求副縣長、各鄉鎮和政府部門主要領導都進行直播。

劉建軍,2015年從錫林郭勒盟到多倫縣工作,開始愛上了這個小地方。他常說,「北京正北,多倫最美」。北京正北180公里,就是多倫縣,公路距離340公里。這裏凝聚了錫林郭勒大草原所有的景觀,「山水林田湖草沙,多倫諾爾大氧吧」。多倫諾爾是錫林郭勒的濃縮和精華版。多倫的歷史,也因康熙會盟,聞名於世。

今日关键词:央视曝瓜子二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