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刘玲琍当时还想着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而耽误孩子们的学习-重庆大渝网新闻-云南旅游新闻
点击关闭

儿子学校-但刘玲琍当时还想着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而耽误孩子们的学习-云南旅游新闻

  • 时间:

北京高考变为4天

「我既做不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也成不了叱吒風雲的人物,但作為一名共產黨員,我忠誠于黨和人民的教育事業,熱愛自己所從事的職業,深愛着我的每一位學生,我願用自己平凡的一生譜寫一首壯麗的園丁之歌!」——這是多年前劉玲琍寫在班主任日誌扉頁上的一段話,28年來,她就是這麼做的。2019年7月26日,在全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先進典型報告會上,她的事迹感動了眾多黨員幹部。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衡陽市委網信辦、紅網衡陽站聯合推出「衡陽風華·70年70人」網上展覽活動,利用紅網、「衡陽發佈」等網絡平台,通過系列報道、集中展覽、網上互動、對外宣傳、結集成冊等,對歷史致敬,發時代宣言,向先進學習,為衡陽聚力,將精神承揚。

「我的兒子差一點就永遠不會叫『媽媽』了。」 劉玲琍的兒子在8個月大時被確診為先天性神經性耳聾,她當時失落萬千,萬念俱灰。

工作第一年,劉玲琍便擔任了聽障班的班主任。那時,班上有個叫劉曉慧的女學生,她不僅聾啞而且伴有中度智障,生活不能自理。一天,劉曉慧大便完了,不會擦拭,便用手去抓,往嘴裏塞。

「每天至少要花兩三個小時跟班裡的聽障學生們一對一地上課,每天下來喉嚨基本是嘶啞的。」這樣的教學狀態她已經持續了28個年頭了,經過28年的探索實踐,她自創出唇舌操、觸摸法和情景教學等方法,幫助聽障學生進行言語康復,學會說話,讓他們能與人正常交流溝通。

劉玲琍在衡陽市特殊教育學校連續帶了兩屆學生順利畢業,一門心思心撲在孩子們身上,期間由於操勞過度流產一次,直到2005年,32歲的劉玲琍在結婚6年後再次懷孕,但老天爺卻和她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每當看到這些孩子們能夠正常工作、結婚、生子,立足社會,這都讓劉玲琍感到十分幸福。「我看到總書記說過幸福是努力奮鬥出來的,我真的很感慨這句話,我們的工作是對這句話的最好印證。」

2019年7月26日,全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先進典型報告會在省委禮堂召開。劉玲琍等9位同志先後登台,飽含感情講述了洞庭赤子余元君和立足各自崗位無悔奉獻的先進事迹。

劉玲琍給學生梳頭,似「媽媽」和「女兒」。

「劉老師很好,像媽媽,她教我說話,我謝謝她。」 學生鑫鑫(化名)有點艱難地用語言表達了對劉老師的愛。

但他們從來不是天生就矗立在那裡。他們的每一步,都是激昂、堅守與擔當。他們如豐碑般樹達與銘刻,也如帛書般耐讀與沉思。

劉玲琍教孩子們做舌操。平凡中孕育偉大「小河……」「五星紅旗……」「萬里長城……」……這樣幾句簡單的詞,劉玲琍在半個小時的時間里「誇張」而又大聲地讀了數百遍。她要帶着每位學生複習,一遍遍教,一遍遍領着讀。

「把平凡的工作做到極致,那便是偉大,她就是這樣的人。」同事們對她給予了高度評價,「內心純粹而寧靜,也正因此她才能堅守崗位,悟出科學的教學方法,干出了成效,追求了卓越。」

「既是老師又是媽媽的角色,讓我更加知道用什麼方法來教好他們。」對於學生,劉玲琍是雙重身份。孩子們也都對劉玲琍像自己的親人一樣敬愛。

為幫助學生學會發音,發准音,劉玲琍一會兒把自己的嘴唇貼近孩子的手背,讓孩子感受氣流的有無與大小,一會兒把孩子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鼻旁邊,感受聲音的振動,找准發音部位,在學習舌根音時,她甚至讓孩子的手伸進自己嘴裏,觸摸發音時舌頭的位置。

逆境中創造「鐵樹開花」的奇迹現年46歲的劉玲琍是衡陽市第一批骨幹教師。1991年,18歲的劉玲琍從南京特殊教育學校聾啞教育專業畢業,隨後便進入衡陽特殊教育學校工作,擔起了聽障兒童特殊教育的重任。那時的孩子們叫她「姐姐」。

「雖然用了半年的時間教會一聲『媽媽』,但是我覺得我的辛苦值得的。」每當劉玲琍聽到一聲「媽媽」,她總會覺得每個孩子都是有希望的。

「黨和人民滿意的好老師」「全國崗位學雷鋒標兵」「全國三八紅旗手」「衡陽市道德模範」……收穫了諸多榮譽的劉玲琍依然淡然處之,繼續在自己鍾愛的特教崗位上貢獻光和熱。

為省域副中心而聚力,為最美地級市而奮鬥,繼往開來,砥礪前行,讓我們走近那些人、那些事——

紅網時刻記者 譚倩 整理報道她,堅守特殊教育一線28年,用教師的神聖職責和母親般的博大胸懷,在特殊教育這片貧瘠的土地上,為殘疾孩子撐起了一片愛的天空;她,勤于鑽研業務,育殘成才,所教的80多名聾生中有20多名考上了大學;她,在離異后獨自帶着殘疾兒子生活,克服重重困難,經過長期探索實踐,自創出唇舌操、觸摸法和情景教學法,為聽障孩子找到了打開有聲世界的鑰匙。她就是衡陽市特殊教育學校教師劉玲琍。她28年來堅持做一件事——教聽障孩子開口說話,讓這些曾經被命運拋棄的孩子能夠一步步實現自己的夢想,改寫自己的人生。

「我真的是沒想到,孩子6個月大的時候去做體檢,醫生說他對聲音反應遲鈍,我當時就覺得不可能吧,也不能接受這回事。」但劉玲琍當時還想着不能因為自己的事而耽誤孩子們的學習。「我就有一種想法,一直要把他們帶到畢業我才放心。」

從青蔥少女走向不惑之年,劉玲琍在特教的崗位上走過了人生最美的年華。在她的悉心培育下,20餘名聽障孩子進入普通學校隨班就讀並成功考上大學,其中不乏天津理工大學等知名院校,創造了「鐵樹開花」的奇迹。

他們是革命者、拓荒者、奮鬥者,更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

在同事和學生的關心幫助下,劉玲琍重拾鬥志,決定憑着自己14年教聾聲語文的經驗,慢慢摸索着幫助兒子恢復聽力。皇天不負有心人,她終讓鐵樹「開了花」。兒子在一歲半的時候會叫媽媽了,在兩歲半的時候能跟正常孩子一樣說簡單的話語。現在,劉玲琍的兒子已在重點中學就讀。

編者按:在時間的碑林里,總有一些人、一些事,銘刻在那裡。

「我怕臭、怕臟,我那個時候也才18歲,正是愛美的時候。但是面對學生,面對這一群七、八歲就離開父母的特殊孩子,我知道自己就是他們的『媽媽』。」 劉玲琍從那個時候開始下定決心,照顧好這些「折了翅」的孩子,用自己的愛為他們撐起一片藍天。

劉玲琍知道后,連忙趕過去,將劉曉慧抱起,幫她擦拭,接着又輕輕地仔細清洗劉曉慧的雙手和口腔。一切弄完后,她這才發現自己身上已經沾滿了大便。

今日关键词:湾仔码头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