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表示不认识、从未接触过贺氏吊装公司-资讯频道-胜芳新闻
点击关闭

公司部门-均表示不认识、从未接触过贺氏吊装公司-胜芳新闻

  • 时间:

女子控诉王子性侵

最近,發生在湖南衡陽境內的一起高速公路「天價施救」事件,一波三折,堪稱「年度最佳懸疑劇」。

當然,哪怕真是吊裝公司神通廣大,自行空降,高速管理部門恐怕難以逃脫管理之責。涉事的路政和救援部門需要明白,這件事情就這麼「迷瞪」下去,或不了了之,最後傷害的不僅僅是「被施救」的貨車司機,還有路政和救援部門的形象。前者的傷害值可以用錢和被耽誤的時間來衡量,後者就是無法計量的了。

顯然,雙方的說法截然相反。這也就意味着,至少有一方說了謊。

此前,賀氏吊裝負責人羅富民曾表示,「是施救大隊叫我們上來的,我們是施救大隊合作單位」。然而,包括高速路政、高速救援在內的相關部門,均表示不認識、從未接觸過賀氏吊裝公司。

相比「強迫服務」和「天價費用」,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事後,這家「湖南賀氏吊裝服務公司」,到底是誰叫來的,和高速救援部門是什麼關係,開始變得撲朔迷離,甚至玩起了「消失」。

「天價施救」成羅生門,「踢皮球」還是「躲貓貓」?

□與歸(媒體人)【編輯:葉攀】

視點真相只有一個,如果涉事各方都想通過踢皮球的方式逃避責任,或者玩起了「躲貓貓」,無疑是可笑的僥倖心理。

真相只有一個,無論是涉事的路政和救援部門,還是實施了疑似敲詐勒索行為的「神秘公司」,如果想通過踢皮球的方式逃避責任,或者玩起了「躲貓貓」,無疑是可笑的僥倖心理。真相大白之日,就是依法追責之時,尤其是,在事件中具體責任之外,恐怕還應有一個推諉之責。

目前,湖南高速公路集團公司已經針對此事成立專項調查組,3名負有監管責任的路政人員被停職接受調查。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在輿論的持續注視下,我們相信真相終會水落石出。

另外,鑒於當地高速公路管理部門和吊裝公司可能存在的曖昧關係,有理由質疑,二者之間是否存在利益輸送。如果有,也希望調查組能夠一查到底,儘可能地擴大調查成果,剷除高速救援領域可能存在的灰色利益鏈條。不為別的,就為類似的「神劇情」不再上演。

「被套路」的貨車司機劉師傅稱,他的車輛發生故障后,高速救援人員表示需要吊裝,吊機老闆趕到現場后對劉師傅說,「簽字就8萬,不簽字就20萬」。之後,劉師傅的車被修好,吊機沒有作業,而吊機師傅依然向劉師傅索要5.9萬元。劉師傅拒絕後,被圍堵在高速十天。

尤其詭異的是,一家路政部門「絕對不認識」,施救站「沒有接觸過」的民間公司,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和官方救援人員一起出現在了救援現場,還鬧出「強迫服務」和「天價費用」,這樣的劇情,簡直魔幻。

今日关键词:lpl全明星